编者按:2020年,在武汉一线新冠肺炎危重症救治病房北医三院人“在场”,在雪域高原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北医三院人“在场”,在山西大宁、甘肃环县健康扶贫北医三院人“在场”,在延安、在崇礼都有北医三院人“在场”。在北医三院本部、在各个院区,从疫情防控常态化到复工复产所有北医三院人都“在场”。引用习近平总书记在2021年新年贺词中的一句话“每个人都了不起!”对!每一个北医三院人都了不起!此时此刻,大年初三,这位了不起的三院人与大家分享他的2020。

梁瀛,北医三院第六批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医疗队队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2020年春节大年初五,那天我是下夜班,正在家里和孩子们享受天伦之乐,突然电话铃声响起,那头是医院医务处副处长、也是和我在呼吸重症监护病房并肩战斗多年、与我“亦师亦友”的周庆涛老师的声音,通知我从次日开始,到感染疾病科(发热门诊)协助胥婕主任开展新冠肺炎筛查、诊治以及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

3d118c0fce5f4203aa884ab5386fd7ff.jpg

梁瀛

“去吧,你是呼吸专科大夫,现在国家需要你,医院需要你,是体现你价值的时刻,千万小心,做好防护!”妻子叮嘱的话语平静而关切。刚过完4岁生日的小女儿,也过来抱住我的大腿说:“爸比,祝你成功,我会想你的”。平时很活跃的大女儿,默默地往我的钱包里塞了一张纸条:“爸爸:祝你万事成功,身体健康,平平安安!”两个女儿以往从未表现过的懂事,那一刻我的眼圈湿润了……

“我有一种临危受命的紧迫感和使命感”

作为“八零后”,我没有经历过2003年“非典”的洗礼,直面新冠肺炎疫情,我有一种“临危受命”的紧迫感和使命感。

当时在未知的新发传染病面前,坦率地说我心里有过恐惧、也有过彷徨。初到发热门诊的时候,胥婕主任、李晓光主任、周庆涛主任、孙月梅护士长以各种各样的形式为大家鼓劲,消除各种不良情绪,稳定军心。李璐、邓忠华、康永峰、苏元波、林菲、陈静、张碧莹……这些长期坚守在发热门诊一线的小伙伴们,无私地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和帮助,在这样一个充满温馨和正能量的集体中,我见证了三院人的坚韧不拔、勇于担当的精神,这使我很快度过磨合期,工作迅速走上正轨。

一天早上,我正准备更换防护服进入病区查房,小灵通里就传来一线急促的呼唤:“梁老师,120送来一个发热的高龄患者,喘得很厉害,而且神志不太好,监测氧饱和度只有七十多,已经送到发热门诊抢救室里,麻烦你快过来看一下吧!”我心里一紧,迅速把防护服、口罩、护目镜、鞋套、隔离衣穿戴完毕,三步并作两步冲进抢救室里。

经过详细的流行病学史调查、病史询问和初步体格检查后,我初步排除了新冠肺炎,考虑病人为重症肺炎、呼吸衰竭、脓毒症。正好前几天医院给发热门诊配备了几台全新的无创呼吸机,我果断指示,把无创呼吸机推过来给病人实施无创通气。很快,无创呼吸机就位。我在呼吸ICU工作多年,使用无创呼吸机治疗也是我的家常便饭之一,但呼吸机管路的连接、面罩的佩戴,基本上是由我们呼吸ICU的护士熟练完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能独立完成这一系列操作吗?

2aa139d14452411a9d6a8889cc757e64.jpg

工作中的梁瀛

我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一点一点回忆我在做住院总医师时操作呼吸机的每一个细节,终于,在几分钟后,无创呼吸机正常工作,病人的氧合状态也在一点一点地好转,神志逐渐改善。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抢救室外面的家属情绪也渐渐平静。我记得那天胥婕主任很满意地看着我:“梁瀛,有你在我们这里,真是太好了!”我想,这也许正是我们呼吸危重症专业的价值体现之一吧。

在发热门诊的3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从刚来时的忐忑不安,到临别时的恋恋不舍。我清楚地记得,五一劳动节那一天,是我最后一次在发热门诊查房。我在清洁区换好防护服,步入留观隔离病房,和陈静大夫一起查房看完病人,处理完医嘱,我在离开病房之前,一股暖流涌上心尖,鼻头一阵阵泛酸......在这里虽然只有短短3个月,已经有太多的人和事值得我去回忆、去学习。

才下抗疫一线,如今又去边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