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网

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说,中国唯一的“原罪”就是它已经成为“和美国一样强大的国家”,并有实力“变得比美国更强大”。这对总以“胜利者”姿态自居的美国来说是“不可原谅的罪过”。

“莫里森政府为取悦美国而挑衅中国”,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3日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上以此为题发表专栏文章,批评澳现政府将对华关系带入“死胡同”。基廷认为,澳现政府对中国进行了不必要的挑衅,强调应认识到中国既没有攻击别国或强迫别国建立军事同盟,也不寻求输出普世性的意识形态,更没有施加核威胁。

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 资料图

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 资料图

基廷说,中国唯一的“原罪”就是它已经成为“和美国一样强大的国家”,并有实力“变得比美国更强大”。这对总以“胜利者”姿态自居的美国来说是“不可原谅的罪过”。基廷感叹,这种想法已然蔓延到部分对美国“阿谀奉承、卑躬屈膝”的澳大利亚人身上:“中国怎么敢在经济上超越美国。”

尽管澳大利亚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但是从二战以后,澳大利亚一直紧跟美国的步伐,在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上都不断“美国化”,在外交战略上更是“唯美国马首是瞻”。基廷分析称,澳大利亚有(与美国类似的)想法首先是因为“被中国的崛起吓到”。中国的现状和体量完全不在美国的“剧本”中,中国的成功更是对美国“优越性”和“天选之地”的一种“冒犯”。基廷批评莫里森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无能”与“对美国的极力奉承”,实际上把澳大利亚带入与中国的“冷战”中。

基廷指出,澳大利亚与中国没有任何领土争端,两国间的距离远到乘飞机都需要12个小时航程。然而,澳大利亚驻美大使西诺迪诺斯竟然在9月1日发表声明,宣称“中国在太平洋的胁迫是比‘9·11’更严重的威胁”。澳国防部长达顿宣称澳大利亚有能力保卫其水域安全。基廷认为这些都是缺乏理性的认知,他嘲笑达顿的言论是“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暗示中国可能是一个军事侵略者”

。基廷说,莫里森政府正“不必要且不负责任地推动澳大利亚与中国进行正面对抗”,背后的原因就是为了让华盛顿把其当成“讨人喜欢”的助手。基廷感慨道,澳大利亚曾经相对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已经被莫里森政府“从属于另一个国家”的政策所取代。

莫里森 资料图

莫里森 资料图

基廷曾于1991年至1996年担任澳大利亚总理。作为现实主义外交政策的拥护者,他多次站在澳大利亚本国利益的基础上,批驳澳大利亚政客与媒体煽动“中国威胁论”和“反华思维”的错误行径。2019年他参加《澳大利亚人报》主办的“战略论坛”活动时,曾在演讲中表示,中国注定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和亚洲的主导者,世界各国迟早要面对这一现实。同时,他反驳西方所谓“中国的技术成就完全靠盗窃西方”的错误观点,认为中国的现代技术进步在很大程度上是立足本国发展的。基廷还认为美国的“脱钩战术”很难奏效。

番外

澳媒:损坏对华关系即将打击澳经济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9月3日文章,原题:损坏对华关系即将打击澳经济  因外交怠慢受到中国惩罚后,澳大利亚经济表现出的一些韧性令某些人士宣称获胜。但这种话可能说得太早了。澳总理称中国“让我们更顺从的行动完全适得其反”。尽管越来越多出口产品受到北京限制,澳出口仍继续创新高。但双方争端以及堪培拉对北京采取的敌对立场,正给澳未来投下阴影。

尽管直到最近仍没触碰令澳获利颇丰的铁矿石行业,但北京正专注于那些未来或许成为澳贸易支柱的产品,如龙虾、葡萄酒等,并向中国学生发布赴澳留学预警。“这些是未来增长领域,但令人遗憾的是,它们在与中国的冲突中全都受到冲击”,澳国立大学教授鲍勃·格雷戈里如是说。

对美“阿谀奉承”的澳大利亚人:“中国怎么敢在经济上超越美国。”

澳大利亚新堡港,煤炭装卸。

与2014年相比,这是剧烈变化,当时中国领导人访澳并同意签署协定,以扩大澳对华出口并(为澳)创造就业岗位。但如今,随着中国关税推高澳商品价格且澳大利亚在华名声一落千丈,之前的希望正化为泡影。投资流也已逐渐萎缩——在一定程度上归咎于堪培拉对中资企业表现出的新敌意。澳大利亚已从来自中国的滚滚财源中获利近20年。这种情况持续到现在——尽管中国针对煤炭、大麦、龙虾和葡萄酒等澳产品采取惩罚性措施,但尚未触及铁矿石。但就在铁矿石价格今年创新高并推动进口额创纪录之际,中国正抑制钢铁行业,铁矿石价格已从5月份的峰值下跌39%。随着中国经济越来越侧重于服务业,加上北京尽力实现供应多元化并降低碳排放,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很可能进一步减少。澳葡萄酒等的形象也在华崩塌,业内人士说“人们很快对澳葡萄酒失去兴趣”。毕马威和悉尼大学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对澳投资大跌27%,降至2007年以来最低点……对澳大利亚来说,要想实现脱离中国的贸易多样化,并非易事。与印度签署有限贸易协定的可能性,会为澳出口商提供一些希望,但印度不大可能填补中国留下的空间。

乐观者以日韩为例,称澳中关系必将改善。但澳大利亚的地位不比日本,且堪培拉和北京都未表现出妥协意愿。这意味着,因疫情封控而面临二次探底风险的澳经济,将很快看到贸易顺风逐渐消失。(丁玎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