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第3集剧情

  权利在握 张作霖担任督军省长

  郭松龄给张学良讲到东三省的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和铁路发达,不过却只有那条京奉铁路才能勉强称得上是自己的,告诉他谁掌握铁路谁就掌握财富和未来的道理。张作霖回来,很满意郭松龄对张学良的循循善诱,告诉喜顺将郭松龄放到教导营任教员。

  菊池武夫来访,张作霖询问他这个私人顾问日本人对奉天的看法,菊池武夫暗示他谁掌握了武装谁就是实际的控制者,日本人希望那个能顾忌到己方实际利益的人胜出。这时,下属来报,陆军总长官段祺瑞来电,驳回张作霖扩编骑兵连的报告,张作霖让他回电表达自己的不满。

  汤玉麟曾经向张作霖申请三十万的经费,却被张学良在上面写了一个“准”字,汤玉麟要不来款子找张作霖闹腾,张作霖一看就知道是张学良写的,他笑骂儿子字写得比自己还好。

  光阴荏苒,一晃到了一九一六年,当年带着一群臭小子上房揭瓦的张学良长成一个潇潇洒洒的大小伙,跟着铁路工程师——美国人伊雅阁学会了开车、打网球,两人常常厮混在一起。

  冯德麟和张作霖对奉天的权利之争终于尘埃落定,大总统颁布了策令——任命张作霖为奉天督军省长,各方反应不一,冯德麟蠢蠢欲动,一干拥护张作霖的兄弟如临大敌。为对抗冯德麟,张作霖将女儿张首芳许配给北京讲武堂堂长鲍贵卿之子,张首芳不在乎为父亲的野心铺路,却告诉张学良没有五十万嫁妆休想让自己出门子。

  冯德麟忍不住在把兄弟们的牌局上捅破了窗户纸,表达了自己对大总统任命的不满,马龙潭活了一通稀泥后,拿出了大总统另一条策令——任命冯德麟为奉天副督军,协理奉天政务,冯德麟无奈低头认输,却要成立帮办公署和张作霖搞平等,张作霖心里憋屈却不好驳回。张作霖思虑再三,想让信任的张作相接替二十七师师长。冯德麟举荐自己人张厚景担任财政厅厅长,而此时日本人有意架空奉票,奉天财政岌岌可危,张作霖觉得冯德麟格局太小,财政厅厅长和警务处处长必须在全省寻找能人担任,他有意重用袁金铠口中所说的奉天最好的人才王永江。

  张首芳的吉日选定,全家人开始忙活,表嫂过来帮忙,长成大小伙的张学良看见依旧妖娆有致风情万种的表嫂不禁脸热起来。

  少帅第4集剧情

  惊闻婚约 张学良郁闷求安慰

  汤玉麟对张作相即将被任命为二十七师师长颇为不满,他在张作霖面前大发牢骚,还脱了衣裳要和张作相比身上的伤疤数,张学良在窗外看着他混不吝的样子直乐,却被汤玉麟拉进去数数,张作霖无奈的说不要将孩子拉进来,张作相将张学良推了出去。待汤玉麟走后,张作霖吩咐喜顺以后汤玉麟再来不要直接将他带到自己面前,他对张作相说刚当上督军省长就开始窝里斗了,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咋过呢,张作相想着当师长的事还要缓缓才行。

  日本人召集前清遗老开会讨伐张作霖,遗老们大骂张作霖沐猴而冠,受邀而来的菊池武夫一言不发,众人质疑他担任张作霖的军事顾问立场不坚定,菊池武夫深感人格受辱起身就走,日本人告诉他载仁亲王将从日俄返国的途中经过奉天,届时将会除掉张作霖。

  张学良劝张作霖不要和嫁出去的女儿多计较,以后他靠的是自己这个儿子,张作霖却趁机提出自己曾与救命恩人——郑家屯商会会长于文斗立下的儿女婚约,给张学良定下的未婚妻是于凤至,大他四岁。张学良被这桩从天而降的婚约震懵了,甚至都想去美国躲避。表嫂看张学良郁闷的样子上前询问,张学良说自己只想做个决定,他夜里去了表嫂家,表嫂给他准备了洗澡水,并帮他宽衣解带,张学良夜里留宿在表嫂家。

  张首芳出嫁之日没见着张学良,她不顾众人劝阻顶着凤冠到张作霖的房间查看,发现张学良夜不归宿,一笑后招呼跟随的众人离开。

  日本载仁亲王经过奉天,张作霖亲到火车站迎接。回程时他赶着参加女儿的婚礼没有坐马车而是上了汽车,汤玉麟抢着坐上了马车。路上车队被日本人袭击,正骑着自行车往回赶的张学良经过此处,跑到马车边只看到被震得听不见声音的汤玉麟。张作霖在喜顺等人的掩护下回到家主持张首芳的婚礼,张学良赶回去时听到安然无恙的张作霖在婚礼上致辞,他默默的离开了现场。

  菊池武夫参加完张家的婚礼回到办公室,张作霖遇刺后还能大张旗鼓的嫁女儿,让他深感此人手段的高超,日本人想成就的大业绕不过这个懂得使用哀兵之策的马匪。而在这起日本人蓄谋的暗杀事件后,张作霖和一干的把兄弟围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他告诉众人,奉天要攥在自己手里,对日本人枪把子要硬,能糊弄就糊弄,要老哥们鼎力支持自己,把兄弟们纷纷应诺。张作霖还私下叫了新任命的警务处处长王永江过来,勉励他和自己一起改变奉天拉帮结派搞内讧的局面。